大力哥近况最新消息:大力哥出狱戒药欲做网红
【张萌演过的电视剧】 张萌主演的电视剧全集
【房叔是谁】房叔事件最新消息 不公开蔡彬201

大力哥近况最新消息:大力哥出狱戒药欲做网红

日期:2020-06-25 13:45点击数:

  大力哥近况最新消息:大力哥出狱戒药欲做网红玩直播

  你还记得14年火起来的那个大力哥吗?近日,这个因为搞笑抢劫的大力哥出狱了,那么大力哥近况最新消息怎么样呢?他还打算做一个网红主播,虽然已经过了3年多,但是毕竟大力出奇迹!

  

大力哥表情包

  

大力哥表情包

  大力哥事件回顾

  1978年,沈阳市五三乡营盘村一个普通村民家,大力哥呱呱坠地。然后长到36岁的他就拿着菜刀去抢银行了,被判了两年。

  2014年元旦,万万没想到他的视频大力出奇迹让他一炮走红,以一天少花五百,我浑身难受大力出奇迹等语句红透全中国。

  大力哥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,爹娘的婚姻危机,让他陷入冰河时代,他曾经是营盘有名的富二代,几百米外的公厕也打车去,他手握两套房产,资产超百万,却走上歪路,因搞笑抢劫未遂走红网络。

  父亲最早承包了占地100亩的砖厂,他成了富二代,自己拥有两套房,保守估算资产超百万,他是失地农民;从小爱看《圣斗士星矢》,幻想打遍宇宙无敌手,他是动漫玩家;最早喝10元一瓶的小泰(摇头水),后来发展到喝四十一瓶的大力(止咳水)。

  唉,我就是个败家子,我不败家对不起我爹妈的才华!大力哥语出惊人。

  

 

  谈及喝大力后的感受,大力哥说:飘飘然加一种迷茫。我喝酒一般,只能喝 大力 ,不一般呀!女人都靠不住,我喝 大力 才能镇住她们!那么,大力究竟是什么呢?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专家刘长辉认为,大力是止咳药水,属处方药,里面含有罂粟壳一类的东西。大量服食易上瘾,不易戒除。大力哥长期服用(十年左右服用史),已经严重成瘾:一旦不喝,就会出现胸闷、气短、乏力、畏光、关节痛等戒断症状。长期服用,整个人就会变得恍惚,最严重者可至幻觉、妄想等精神分裂症状。

  2014年8月26日,辽宁省沈阳市,沈河区法院对沈阳大力哥赵金龙持刀抢劫未遂一案进行审理并宣判。大力哥被法警带入法庭,接受审判。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,并处罚金10000元。如今两年过去了,大力哥也于去年8月13日出狱了,不过两年时光,对于大力哥来说,已经是物是人非了。

  

大力哥表情包

  

大力哥表情包

  曾经因搞笑抢劫未遂而走红的大力哥出狱了,最近他接受了一份新工作——网络主播。尝试包装他的公司相信,赵金龙有着2600万粉丝,大力哥这个IP并没有被人忘记。

  大力哥原名赵金龙,沈阳营盘人。原本的他是当地的富二代,家庭十分的幸福和睦。但由于父母的婚姻问题,让他慢慢变得消沉。由于长期服用含有罂粟的药水(也称作大力)导致他神志不清,引发了在2014年的搞笑抢劫事件,并在视频中说出大力出奇迹等雷人语录,因此被称作大力哥。

  但如今的大力哥却不再有当时的自信,出狱之后,他从没看过自己接受采访的视频,他觉得,那就是个傻子的行为。

  他不确定在戒除大力药水后还能否达到想要的效果。也许自己真的要装出喝过药的样子,才能继续逗得人们发笑。

  自闭

  我回家待得时间长了,不接触人的时间也很长了。前一段时间,自闭症比较严重,现在是能走出去了。大伙儿应该是不想接触我吧,自闭症传开了谁还愿意接触啊。

  人出去也要分情况,我本身就没有钱,去找朋友,朋友第一反应都是他没有钱了,是不是给他拿点钱。实际上我没有这种想法,就是想见个面,吃个饭。但他们都有这种想法,所以我也没法找人家。

  真朋友愿意拿钱,三百二百就是顿饭钱,那不是事。我同学说过一句特经典的话,有钱好做人,没钱不是人。我这同学,在营盘这片相当讲究的,但讲究也没有用,跟朋友换不来平等,身边太多人找他借过钱,等他没钱时却借不来钱。

  

赵金龙在家中接受采访

  

赵金龙在家中接受采访

  他落魄的时候,也是我落魄的时候,大伙一致认为,板上钉钉的事,这俩人死定了。但是我这同学又起来了,让别人失望,证明别人看错了。——赵金龙自述

  被一片新建的住宅楼和商场包围其中,沈阳市营盘小区那几栋低矮的楼房越来越扎眼。在当地城镇化改革之后,营盘村的村民们搬进了这里,其中也包括赵金龙和他的母亲。

  张鹏和妻子在小区门口摆了家卷饼摊,2015年年底,赵金龙出狱后第二天,俩人见面聊了没几句,张鹏问起抢劫的事情,赵金龙摇着头:嗨,别提了……

  自那之后,张鹏和小区的居民们很少再看到赵金龙,倒是总有人来跟他打听,大力哥的家在哪儿?久而久之,在营盘小区的人们口中,大力哥这个称谓也代替了赵金龙的本名。

  赵金龙的母亲有时会在张鹏的摊位旁坐会儿,她得了尿毒症,隔天就要透析一次。还总觉得在屋里时头晕,老人白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消磨在外面。

  3月中旬的这天,有居民问她,赵金龙在哪儿?老人气鼓鼓地回了句:家里躺着呢。

  

位于沈阳营盘小区内赵金龙的家

  

位于沈阳营盘小区内赵金龙的家

  母亲走时连房门都没锁上,赵金龙正蒙头睡在客厅的床上。头天晚上他在朋友梁子家消磨到半夜,回来后又循环听着手机里的那几首老歌,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。

  梁子和赵金龙从小在营盘村一起长大,也是赵金龙出狱后,为数不多几个还在来往的朋友之一。

  梁子已经从营盘小区搬走,住进了马路斜对面新建成的居民楼里。赵金龙想找他时,总要等到朋友下班以后,两人也没什么别的可做,就是整晚的看电视、聊天。

  这让赵金龙觉得很不好意思,人家干点什么不好,陪我耗着。所以我连着找过两天之后,第三天肯定不会再去。

  这天临近中午赵金龙才爬起来,点上根烟,拿过旁边一个空饮料瓶当烟灰缸。想起母亲闻不得烟味,他赶紧关上了里屋的房门。

  跟着他摆弄起手机,前一晚梁子刚帮着装上了微信。里面只有两个联系人,一个是梁子,另一个,是那家打算包装他的传媒公司负责人。

  

 

产品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