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疑出现邱少云证件照  邱少云一级战斗英雄证
电视剧烟雨斜阳剧情介绍大结局  《烟雨斜阳》分
Naomi Watts无论何时都保持舒服Chic的调调

电视剧烟雨斜阳剧情介绍大结局 《烟雨斜阳》分

日期:2020-05-17 15:43点击数:

  电视剧烟雨斜阳剧情介绍大结局 《烟雨斜阳》分集剧情介绍1-36全集

  电视剧烟雨斜阳剧情介绍大结局 《烟雨斜阳》分集剧情介绍1-36全集

  当年一无所有的张海,今天之所以能有江南丝绸大户的美誉,完全是靠出身富家的何如玉丰厚的嫁妆而发迹。对何如玉,除了夫妻之情,还多了几分敬畏。然而精明的何如玉亦深深地明白,眼前的张海已经不是当年的穷小子,要抓住丈夫的心,最重要的是,要让张家有后。

  何如玉在闺中挚友田秋容相邀之下,去凤凰山拜庙求子。在回程的路上,就在一棵大树下,她们发现了一个弃婴。何如玉忙把婴儿抱在怀里。说也奇怪,原本啼哭不止的婴儿,突然不哭了。田秋容趁机说‘这孩子与你有缘,可能是注生娘娘被你的诚心感动,送孩子来给你了!’。何如玉心动了,把孩子抱回家抚养,张海对孩子的到来,又惊又喜,亲自命名为‘张承恩’。

  从此,张海一家其乐融融,暂无后顾之忧。多年后,田秋容因丈夫病逝,带着女儿,生活艰难,遂接受张海的帮助。不料,却引起何如玉的嫉妒,被有心人趁机利用,诬陷张海,张海被警方毙死在了田秋容的床上。张海的死,令何如玉颜面失尽,嫉恨难消。

  老爷突然离世,张家一片大乱。清点家产,才发现张海生前生意已经陷入危机,负债累累。房子被查封,工厂、铺子全被抵债。树倒糊孙散,何如玉只好带着承恩去上海投奔亲友。一直追随张海的大掌柜梁金宝,为了不增加何如玉的负担,也决定离去。昔日热闹气派的张家大宅,终于惨澹凄凉地送走了这对落魄的母子,大门被封。梁掌柜携家小送如玉和承恩上船。当船只远去的时候,梁金宝嘴角露出一丝不意察觉的狞笑。

  茶馆包房里,贪婪的警察局长欧阳和梁金宝分赃开始。梁金宝赞叹欧阳那天的一箭双雕之功;欧阳恭维梁金宝的头脑精明,能这么干净俐落地暗渡陈仓,二人从张海身上各取所需。

  十八年后

  当年的梁掌柜成了上海滩的大亨。梁金宝靠着谋财害命得来的不义之财,把事业经营地有声有色,然而他并不满足,私下贩卖烟土图利,游走黑白两道,表面仍道貌岸然,以善人自居。由于他掩饰得很好,连王芳和他的一双儿女,子强和子涵都被蒙在鼓里。

  上海老石库门的弄堂里,此时的承恩已出落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。家道中落的他,在上海滩只能靠拉洋车为生了。当年何如玉投奔亲戚,由于过不了寄人篱下的日子,便带着承恩离开,自食其力,靠做旗袍养家活口。

  何如玉做梦也想不到田秋容的女儿宛宜和她同住在同一栋楼里。宛宜的舅妈是一个贪婪刻薄的女人,打心底不乐意收留宛宜,却拗不过丈夫,整天指桑骂槐。宛宜心知肚明,为了舅舅家庭和乐,她都忍了下来。田大军是舅舅的独子,不学无术,游手好闲,成天在外头惹事。宛宜一天天长大,出落得十分标致,势利眼的舅妈脸色忽然好了起来,原来她打着如意算盘,心想着哪天宛宜飞上枝头成凤凰,让田家沾点好处。偏偏宛宜和隔壁那个穷小子张承恩走得很近,舅妈百般阻挠,惹恼了何如玉,两家关系陷入紧张。

  这天,承恩拉了一位客人来到仙乐斯歌厅门前,正巧一辆黑头轿车刹车不及,撞上承恩的黄包车。承恩正要理论,却发现车里走出来人有些面熟,很像他家当年的大掌柜梁金宝? 梁金宝并没有认出十几年后长大的承恩,嘱咐手下处理,转身步入舞厅。当年自家的下人,如今是十里洋场的大人物。他犹豫再三,决定不要把这事告诉母亲。

  仙乐斯舞厅,舞台上的红玫瑰,以她独特低沉的嗓音赢得了人们的喜爱。她名叫江映红,因为唱歌时喜欢在胸前别上一朵红玫瑰,因此得名。今天梁金宝正宴请新上任的巡捕房的队长徐明。为在贵客面前充面子,梁金宝特意出钱找映红来敬酒。没想到映红并不买他的账,当面回绝。巡捕房队长徐明,初识江映红,对她的此举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,对这个女人同时产生了不同的感情,也为日后的交锋留下祸患。

  佟老爹是承恩多年的邻居,一身的好武艺深藏不露,对承恩母子照顾有加。在承恩成长过程中,从佟老爹处,学会不少功夫。

  清明即将到来,承恩奉母命回苏州扫墓。同时,宛宜也准备回苏州扫墓,二人于是结伴同行。承恩对着父亲的墓倾吐心事,他已经二十五岁了,却仍无法重建家园,愧对父亲。同时,他又暗地里告诉父亲,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叫高宛宜,是他心中属意的对象,希望能得到父亲的保佑,顺利将宛宜娶进门,成为张家的媳妇。

  扫完墓,承恩和宛宜来到张家的老宅。老宅在当年家变的同时,莫名其妙的发生火灾,现已是断垣残壁。

  二人又来到当年被查封的宅第,外貌依旧,大门深锁,不知十八年后的今天,这宅子的主人是什么人?就在这时,大门打开,走出一个穿着体面的少爷,这人就是梁子强。 承恩、子强交错,没有看见对方。

  在返回的火车站,旅客熙来攘往,承恩忽然发现有扒手正在行窃。承恩出手制止,扒手慌忙逃跑落下一个牛皮纸袋。打开一看,是一份华昌洋行的订单,位址在上海,负责人竟然是梁金宝。为了证实这个梁金宝是不是当年他家的梁掌柜,承恩决定亲自前往。没料到,他的这个举动,引出的绝非是他预想的重逢……

  华灯初上,承恩和往常一样,在门口排班等待。有个戴着帽子的客人坐上车,客人把帽缘拉得很低,使人看不清他的脸。半路上,客人突然唱起儿歌来,是承恩小时候所熟悉的。承恩错愕,回头一看,原来是梁子强。

  久别重逢,相对于子强的高兴热络,承恩却显得心事重重。物换星移,少爷与下人的身份已经对调过来了,如今子强西装笔挺,承恩却一身粗布短衫…子强兴奋地拉住承恩叙旧。就在这时,不远处有人举枪对准承恩……

  凶手正要对承恩下手,赫然发现梁金宝的公子梁子强在场,未果。梁金宝得知后勃然大怒,当保镖说到子强和承恩相逢,梁金宝当下傻眼。

  子强对承恩目前的窘境,欲帮承恩,向父亲提出,没想到梁金宝脸色大变,命令子强不准跟承恩来往。子强不解,当年老东家对他们家不薄,如今张家落魄,正是他们报答的时候,为何反应如此激烈?梁金宝恼羞承怒,撂下话不许子强过问。

  父子对话被王芳听见。往事一幕幕再现王芳眼前……

  十八年前某一天,张家花园里,张海见到旧情人,如今是梁掌柜的续弦妻子的王芳。张海心里有愧,说了一些抱歉的话。王芳却平静地说自从她嫁给梁金宝之后,所有的恩怨都抛诸大海了,她只想知道一件事,承恩是不是她的儿子?张海承认了,并请求王芳别泄露这个秘密,更不能跟承恩相认,因为何如玉不知道这件事。王芳答应了,只要承恩过得好,她什么都不计较。不料,隔墙有耳,他们的谈话被梁金宝听见了。

  梁金宝又惊又怒,原来他捡了老板的破鞋,还当作是宝。他为自己和女儿不值,想追根究底,又怕离开高家,走投无路。几番挣扎,最终还是隐忍下来,然而心中的妒火却开始燃烧…。由于他掩饰得很好,王芳丝毫没有察觉。

  张海为了弥补对王芳的亏欠,给王芳在府里安插了工作。何如玉欣然答应。王芳把这消息告诉梁金宝,梁金宝却不见喜色,因为他的担心即将成为事实。那就是张海仗恃着东家的身份,想再度染指王芳,他只是一个下人,能怎么样?梁金宝越想越火,逼问王芳,王芳承认了和张海有过一段情,还生下承恩,并恳求梁金宝别去破坏这一切,她愿意回乡下老家,永远不和张海见面。见王芳对张海没有一句微言,梁金宝妒火中烧,不准王芳回乡下,要王芳等着看,看他梁金宝究竟是不是个窝囊废!

  终于机会来了。张海执意给好友的遗孀田秋容送生活费,何如玉醋意大发,盛怒之下,打电话报警,说她丈夫被一个叫田秋容的女人挟持,请警方赶紧救人。原本只想给张海一点颜色瞧瞧的何如玉,万万没有想到一时的泄愤的行为,被有心害张海的人利用,招来家破人亡永远的遗憾。

  张海死了,梁金宝送走了何如玉,率一家老小返回张家大宅,摇身一变,成了这里的新主人,这让王芳明白了,表面仪表堂堂的梁金宝,是张家悲剧的始作俑者,内心世界极其阴险丑恶。

  十几年来,王芳吃斋拜佛,一是暗地里为梁金宝赎罪,二是祈求菩萨保佑承恩母子平安。如今,承恩出现了,日子却过得这么苦,她于心不忍,要尽所有的力量帮助承恩。王芳来到了仙乐斯,找到承恩。承恩一眼就认出这个当年对他疼爱有加的梁嫂。王芳忍住满腹的激动,向承恩表明想去看东家太太,承恩拒绝不了。于是王芳坐上车,由承恩一路拉着,朝回家的路上走。坐在黄包车上的王芳,望着承恩跑得汗流夹背的身影,难过得流下眼泪。

  何如玉和王芳相见,想起造化弄人,二人不胜唏嘘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,宛宜的舅舅在码头搬运时,不小心由高处摔下,受伤住院。一天,宛宜送饭去医院的半途中,被一辆急驶轿车撞上。宛宜跌倒在地,饭盒也打翻了。司机见闯了祸,忙倒退回来,停下,下车的是梁子强。子强忙扶起宛宜,一见之下,惊为天人。

  子强回到家,对宛宜念念不忘,托人打听。得知她正为舅舅的医药费发愁,不但暗地帮她付了医药费,还亲自前去送礼赔罪。舅妈见子强长得一表人才,又是洋行的少东,惊喜万分,一心想要宛宜攀上这门贵亲。她不失时机地利用子强对宛宜的好感,极力推荐自己不成材的儿子大军去他的公司上班。子强答应了她的要求,于是大军进了华昌洋行。

  宛宜为了让子强死心,趁着二人单独时,告诉子强,她已经有意中人,希望子强别把心思放她身上。但子强并不想放弃。

  承恩几次约宛宜,都被舅妈借故拒绝。一天,看见宛宜坐进私家轿车离去,刹那间,承恩失落了。

  梁金宝顶下一间俱乐部,交给子强打理。俱乐部缺人手,子强、子涵都推荐承恩。梁金宝打心底不乐意,然而当何如玉登门拜访时,却又不得不表现一副报恩的样子。于是承恩进了俱乐部,美其名是主任,其实就是围事。梁金宝之所以转变态度,其实另有目的,只要俱乐部出事,就让承恩去顶罪,做现成的替死鬼。何如玉不知梁金宝的阴谋,对梁金宝的念旧,感激不已。

  一天, 梁金宝突然接到消息,说子涵让人绑架了!

  绑架子涵的是高飞和他的弟兄,高飞等原本是佟老爹的手下。佟老爹出身帮派,因为看透江湖路,早早金盆洗手。高飞等却为生活所迫,走投无路,铤而走险。没想到,为梁金宝拿来赎金的人却是张承恩!

  承恩辅佐子强,将俱乐部经营得红火,兄弟情深,殊不知二人爱上同一个女孩-高宛宜。

  子强来找宛宜,却撞见承恩和宛宜状至亲密地回来,这一碰面,三人都愣住了。子强恍然大悟,原来她的心上人是承恩。宛宜向子强抱歉,说她心里从来只有承恩一个人,容纳不下其他的人。承恩接着说,他和宛宜已有八年的感情了,这份情感永远不会改变。子强心里难受,黯然离去。子强虽然一心想帮承恩,但爱情这码事可是要当仁不让,他要坚持到底。更何况,他不会输!子涵得知子强的感情的竞争者是承恩时,铁口直断,哥哥不是承恩的对手!子强更为不服,扬言走着瞧!

  这天,承恩正上班,王芳来了。王芳忍不住要来看他,她存积了太多的母爱,他们谈得非常开心。不想这一幕偏偏被梁金宝看见,妒火中烧,他有了新的主意。

  梁金宝把承恩找到办公室来,要把他留在身边工作。承恩喜出望外,回家报告母亲这件事,之前是误会了梁金宝。何如玉和宛宜都替他高兴。何如玉感念梁金宝的提携之情,特地带了礼物去见梁家大宅,想当面表达感谢之意。

  何如玉突然上门,梁金宝闪躲不及。何如玉在梁家的客厅,一眼就认出曾经属于他们张家的古董,震惊之余,脱口而出‘这几件古董不是在房子被查封的时候,就被没收了吗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?’梁金宝措手不及,差点招架不住,赶紧编谎过关。

  舅舅意外身亡,宛宜身上的担子更重了,为了坚守和承恩的爱情,她委屈求全,苦撑着。子强眼见无望,准备打退堂鼓。梁金宝却不答应,王芳对张海的无怨无悔,已经够让他屈辱的,如今子强喜欢的女人又被承恩抢走,士可忍,孰不可忍,他决定不折手段,助子强一臂之力,把宛宜娶进门。

  大军被开除,宛宜突然失去工作,田家生活陷入困顿。宛宜无奈,拿出当年母亲田秋容遗留下之‘玫瑰花织金锦’,托何如玉卖个好价钱。不料,何如玉看见‘玫瑰花织金锦’,震惊不已,追问下始知宛宜竟然是田秋容的女儿。何如玉当下翻脸,阻止宛宜和承恩来往。宛宜不解,和承恩痛苦极了。为了让二人澈底死心,何如玉说出陈年往事,挑明不可能接受破坏她家庭,毁了她一生幸福的女人的女儿做儿媳妇。宛宜万念俱灰,决定嫁给子强。

  子强带着宛宜回家,梁金宝对宛宜甚为赞许,当下决定择日替他们完婚。王芳见到宛宜,震惊不已,宛宜不是承恩的女朋友吗?怎么变成子强的新娘?王芳来到张家,问何如玉为什么排斥宛宜?何如玉说宛宜是田秋容的女儿,她不可能接受和自己丈夫有私情的女人的女儿做儿媳妇!何如玉的话像打了王芳一耳光,只好黯然离开。

  婚礼当天,子强故意叫承恩担任总招待,承恩心在淌血,为了不让梁金宝起疑,只好答应。承恩趁着办喜事一片混乱时,潜入梁金宝书房企图找证据,不料被王芳撞见,王芳像母亲一样安慰他,使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  婚礼结束,梁金宝送客时,一位不速之客出现在人群中,就是十八年前年和梁金宝同流合污,整垮张家的欧阳。几天前他来上海找朋友,听说华盛纺织的梁家少爷娶媳妇,特借机前来敲诈梁金宝。

  新婚夜,承恩醉倒在映红处,映红心疼不已。事实上,子强的新婚夜,并不好受,他发现宛宜人在他身边,心却在承恩身上。子强不愿强人所难,和宛宜做起有名无实的夫妻。子强的包容,宛宜感念在心。然自尊严重受创的子强,对承恩的怨恨却是一点一滴的增加……

  欧阳从梁金宝那儿拿到好处,食髓知味,狮子大开口,被梁金宝拒绝。欧阳扬言要把当年梁金宝诬陷张海、谋财害命的事说出来。面对形同无赖的欧阳,梁金宝有恃无恐,不予理会,欧阳火大,决定要梁金宝好看。偶然中,欧阳得知承恩就是张海的儿子,为了结合力量,他蓄意接近承恩。

  梁金宝发现欧阳的阴谋,开始采取行动。将一船货物交给承恩运输,突遇缉毒搜查,承恩涉嫌贩毒入狱。子强和子涵得知此事,十分着急,要梁金宝救人。梁金宝把罪行全推承恩,大骂承恩急功近利,坏了他一世英名,表示决不再姑息养奸。子涵一气之下,夺门而去。

  王芳担心承恩和子涵,几乎崩溃,直指是梁金宝在搞鬼。‘十八年前,已经害了老东家家破人亡,你就饶了小少爷吧!’。梁金宝恼羞成怒,承认当年所作所为,反逼王芳,你去检举啊!让我坐牢啊!王芳要跟他拚命,梁金宝放出狠话,说‘老子忍了二十四年的窝囊气,够了!你别逼我,否则我让那小子永远不见天日!’。

  何如玉为了救儿子,找上梁金宝,请他看在昔日情份,救救承恩。梁金宝说若不是看在老东家面子,这一整船的货,十条承恩的命都不够赔!货被没收的事他可以不追究,但买卖毒品是大罪,他无能为力。何如玉以东家太太之尊向梁金宝跪求,梁金宝像铁了心似的,何如玉羞愤离去。回家后,气急攻心,一病不起。

  佟老爹心疼何如玉,几番天人交战,决定不再袖手旁观,说出他对梁金宝的质疑:‘当年不过是个掌柜,凭什么打下今天的局面,其中必有文章!’。何如玉突然被点醒了。佟老爹劝她冷静下来仔细想想,或许能找出其中的破绽。佟老爹命高飞去调查梁金宝的发家背景。

  映红为了救承恩,找上心仪她已久的巡捕房队长徐明,说只要释放承恩,她愿意嫁给徐明。同时提出条件,要亲眼见到承恩平安归来,再进礼堂。徐明为官清廉,铁面无私,为了想得到映红,破了一次例。

  梁金宝越想越不安,决定做掉欧阳。欧阳也不是省油的灯,看情况不对,为求自保,主动找上徐明。徐明原本不当回事,当欧阳拿出当年分赃的那份‘合同’时,徐明被震住。他收下这份足以告倒梁金宝的证据,藏在家里墙壁内的暗室,心想等和映红结婚后,再来处理,讨映红欢喜。

  徐明的车来接人。映红不想惊动大家,悄悄离去,不料小三已等在门口。小三不舍得姐姐离开,当车子离去时,小三憋不住嚎啕大哭。哭声惊动承恩,承恩这才知道映红为了救他嫁给巡捕房队长徐明。

  承恩赶到酒楼,只见映红和徐明在友人的起哄下,正在喝交杯酒,承恩想阻止已来不及。徐明有风度地请承恩喝杯喜酒,承恩哪喝得下?当下拂袖而去。就在承恩离开不久,徐明遭黑枪射中,当场毙命。新房亦被翻箱倒柜,一片凌乱,来人显然有目而来。

  尚未进洞房,映红却成了寡妇。徐明丧礼上,梁金宝故作哀戚,前往吊唁。映红不假以颜色,因为她心里明白,徐明的死和梁金宝脱不了关系。

  数日后,江面浮起一具男尸,赫然就是欧阳。

  有可能揭发当年真相的人一个个死了,梁金宝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握在欧阳手里的‘合同’不翼而飞了。梁金宝多疑、焦虑,像变了一个人似地,经常歇斯底里,听说王芳经常去见何如玉,疯狂地掐着王芳的脖子,连声逼问‘谁让你去找何如玉?何如玉还跟你说了什么?’。这一幕偏偏被子涵见到,她心目中慈父形象轰然倒塌,子涵几尽崩溃地质问梁金宝‘妈妈做错了什么?你要这么对她?’。梁金宝无法回答,因为虽然他心狠手毒,但是对子涵,他的女儿是他的挚爱。他无法向她解释这一切。

  佟老爹查出一些对梁金宝不利的蛛丝马迹,何如玉要梁金宝给她一个解释。梁金宝表面虚以委蛇,背地里派人对付何如玉,就在危急之际,佟老爹及时出现,救了何如玉,自己却身受重伤。承恩赶到医院,佟老爹已经不行了,临终前拜托承恩代替他照顾高飞和弟兄们。承恩为了报恩,义不容辞的答应了。佟老爹并嘱咐高飞,大伙以后要以承恩马首是瞻,说完溘然而逝。何如玉悲痛欲绝。承恩率高飞和弟兄们在佟老爹墓前,发誓一定要血债血还。为了张家的血海深仇,为了替同老爹报仇,承恩豁出去了!

  承恩设计,让高飞等兄弟乔装成员警,抄了梁金宝开设的赌场、烟馆。又趁梁金宝的手下,以舢板转运鸦片时,以缉私队的身分出现,把货拦下、销毁。梁金宝火了,向巡捕房施压,要求全力追缉承恩。接替徐明队长职务的孙瑞,拿了梁金宝的好处,布下天罗地网,誓不抓到承恩不干休!

  承恩和高飞等兄弟,化整为零,各自避风头去。承恩放心不下母亲,不敢走远,险些被捕。映红见状,主动把何如玉接到家中照顾,让承恩无后顾之忧。承恩感激不已。

  承恩想起苏州还有老宅在,虽然断壁残垣,勉强可以暂时藏身。就在他面对老宅思念父亲的那瞬间,意外发现父亲埋藏在地底下的秘密。

  半年后,上海滩突然冒出了一个纺织大亨,并购了许多小纺织厂,俨然成了纺织界的新巨头。商场上议论纷纷,大家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人物充满好奇。更奇怪的是,这号人物似乎专门和梁金宝作对,接二连三的抢走他即将到手的生意。梁金宝忍无可忍,动用黑白两道,想见见这号人物,皆不得其门。

  这人就是承恩。由于仍是通缉犯身份,不适合出现在公共场合,他想念母亲和宛宜,只能偷偷去看。宛宜每次外出,总觉得有双眼睛在注视她,终于有一天,她见到承恩仍然活着,激动不已,但有拒承恩千里之外。令承恩不解。

  

产品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