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汪东城主演的电视剧》
招聘企业感慨制造业招工难 三次招聘还差8人
美国召回问题头盔  可能影响士兵生命安全

招聘企业感慨制造业招工难 三次招聘还差8人

日期:2020-05-25 09:22点击数:

  招聘企业感慨制造业招工难 三次招聘还差8人农一代淡出新生代难留住一边是企业求贤若渴,一边求职者视而不见。制造业招人难,问题到底出在哪?在长春有很多中小制造业企业和我们一样,最近两年,招不到人成了常态。托关系、发消息都没有用,基本麻木了。吉林省一家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李总经理表示,留不住人有企业自身问题,也有员工主观原因。他介绍,从企业方面来看,在人才培养和使用方式上存在急功近利的问题,没有把公司的发展和员工的前途有机结合起来。另外,也有员工的原因,由于早前很多员工都是农民,早期还算稳定,对收入没有过高的期待,但在掌握了一定技能成才后,一些待遇更高的公司就成了这些人目标,跳槽成了最终结果。在张玲看来,制造业招工难不是一个原因造成,它是由多个原因叠加生成的,这其中包含了用工市场现状、工作地点、企业人才需求升级,求职者担当性差、职业体面度、薪酬回报率等。她说,以协会旗下制造业企业为例,过去主要的劳动力来源就是农民(少量城郊市民补充),也就是大家常提的农一代,他们虽然文化较低,但是在企业发展初期,靠着吃苦耐劳、后天培训,成了企业中坚力量,可随着人口红利的结束,年龄增大,以及农业生产所带来的利润升高,他们逐渐淡出了用工市场。随之而来,80后和90后成了中坚力量,他们对于报酬、工作环境、劳动强度更为看重,加之服务业可供挑选职位更多,劳动力市场无限供给的时代已经结束。本来愿意干活的就不多,就算招了也留不住,现在‘新生代’难管理了,说不干就不干,还说‘上班不差钱,要的是心情’。张玲说,协会里有会员这样抱怨当下产业工人。此外,制造业企业多在城郊,工作环境、交通便利性存在诸多不足,许多人工作有顾虑。制造业技术工人,能力培养要靠多年经验积累,员工价值很难马上体现出来,即便企业在培养过程中付出大量财力,但被培养人短期内所获得工资报酬,没有从事第三产业服务类岗位收益明显。还有,同类国有等大企业待遇诱惑,也使得企业相当被动。聊城招聘企业三次招聘 还差8个人缺口18日,8时许,作为一家电器设备公司车间负责人的老赵早早起床,准备到长春大街上的长春市人力资源市场招工。按照场地提供方的统一安排,老赵所在电器设备公司招聘台被安排在大厅的中段。从春节后第一场招聘会算起,算上这回,这已经是老赵和同事第三次到这里来招聘,如此高密度的招聘,反衬出的正是老赵公司对工人的渴求。我们公司是个制造业企业,主要生产民用开关柜,一个春节过完,定编80人的一线员工,春节后少了13人,电话打过去,各种不干的理由。他告诉新文化记者,很多人会认为,钱不少、待遇不差,十几个人好招,但实际上,目前来看,想招到合适的太难了。说到这里,他进一步举例,前两次招聘会,第一次一个没招来,第二次招了5个,到现在还没上手,还剩8个人的缺口。9时25分,在招聘现场新文化记者看到,用人单位提供的职位多数为服务性岗位,诸如保姆、保洁、保安、厨师等职位,仍唱主角,月薪在2200~3200元,现场咨询、签约较多。相比之下,制造业企业招聘台前,不低于上述岗位报酬的操作性类职位则是另一番景象。稀稀拉拉的求职者,简单咨询后就匆匆离开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持续了1个小时的供求高峰迅速回落,大厅内求职者越来越少。说句心里话,问的人也有,但入职最低门槛都达不到,很多人连初中文化都没有,要么就是年龄偏大,技工则是奢望。老赵说,一个满意的人都没有,时间白搭了。当天,老赵是最后一拨离开人力资源市场的招聘者,一同走出大厅的,还有另外两家制造业企业负责人,他们和老赵一样低头走路,因为没招来一个工人。聊城人才网求职者月薪2600元太少 想换个地方胡旭勇,榆树人,今年27岁,5年前在长春市一家技校学了一门焊工手艺。毕业后,去过沈阳、鞍山做工,两年前,返回长春在绿园区一家民营机械加工企业做焊工,月薪2600元。2月下旬,他辞掉了这份工作,辞职理由有两个,首先是工作量大,工种特殊,长时间焊接,眼睛经常出现干涩症状。另外就是工资少,与工作量强度不符。他说,老板为了挽留,不停打电话劝说,甚至让老板娘请他吃饭,但他还是坚定离开。整个厂子就我一个能出活的焊工,老板说一月份给我涨工资,每月涨800元,结果年前开支还是那些。胡旭勇说,在省外打工那几年每月都能赚上4000元,工作强度差不多,赚得太少不甘心,所以想换个地方呆。胡旭勇心里有数,在目前市场上,焊工职位缺口很大,找工作不难,只不过这次来没有遇到合适的企业。下周我再来一次,如果没有合适的,我就到同学那里去,他在大连一个工地,试用期就能给到4200元。胡旭勇颇有底气地说出自己的未来打算。

产品分类